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年輕居服員 SOP超專業

    作者: admin   来源:中时报   阅读:1599   时间:2015-08-31

     國內目前有近46萬的失智、失能老人,卻僅有2萬多名的本國居服員,人員嚴重不足。5月下旬通過的「長期照護服務法」草案,則為高齡化社會的臺灣帶來了一線希望,然而我們仍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居服員的行列。〈長情的告白〉系列報導 ,將為您解開「居家照顧服務員」的神聖面紗,讓26位居服員陪伴與愛的故事,帶給您不僅是滿滿的感動,還有更多的信任與鼓勵。

     「來喔!阿公慢慢走!」年僅24歲的居家照護服務員劉寶羚,駕輕就熟地攙扶高齡70歲的許阿公做復健。在平均年齡為50歲的居服員中,備餐、打掃、餵食、沐浴,完全難不倒八年級生劉寶羚,把患者當父母,投身長照服務。
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劉寶羚表示,投身於長照事業起源於母親,從國三起獨自照護中風的母親,原以為自己對照護工作已瞭若指掌。
     
    劉寶羚說,4年前因遠嫁臺東並準備待產,因此無法臺東、基隆兩地來回,面臨缺乏人手照顧母親,迫不得已之下,申請居家服務協助,爾後發覺母親在居家服務員幫忙下,生活環境改善,生活品質也提升了,因此決定投身長照事業,除可以照顧家人外,也能幫助有需要的家庭。
     
    傾聽尊重患者心聲
     
    「沒有秘訣!認真傾聽!」剛入行1年多,就深受長輩們喜愛,而劉寶羚提到,因從小照顧生病母親,自己可以更快體會到患者的需求與不便,有些家屬誤以為年長患者脾氣古怪,但其實患者需要的,只是旁人的尊重及傾聽。
     
    經手過大大小小的個案,像是無法進食插鼻胃管、失智症、長期中風臥病在床。最令劉寶羚印象深刻的個案,是年近70歲的失智症阿嬤,雖未行動不便,大小事也都能自己處理,但受失智症影響,常常同樣的問題,10分鐘內會重複詢問好幾次,有時連家人受不了說,「拜託你不要再問了!」
     
     
    對此,劉寶羚笑說雖然知道阿嬤是失智症患者,雖然有時候有點傻眼,但很快的就會換個角度想,是阿嬤把自己當作孫女才會如此「再三叮嚀」,耐心對待長者的態度,讓家屬稱讚。
     
    「我擔任居服員有經過政府認定的唷!」劉寶羚提到,大眾對居服員的刻板印象,總與「傭人」、「看護」畫上等號,但其實居服員是經過政府合格認定,且就職前須接受90小時學術科實習,還得考取「照顧服務單一技術士丙級證照」,相對於傭人或看護,居服員在就職前,接受系統化的教育,就職後,還得接受專業督導的監督。
     
    專業照護照流程走
     
    劉寶羚說,照服員與一般民眾的差異在於專業知識;以褥瘡為例,褥瘡初期許多病患的家屬,大多僅認為是傷口復原速度緩慢,並不會察覺為褥瘡,但正式的照服員就能立刻分辨出,並且會建議添購氣墊床,或是教導家屬照護技巧。
     
    她坦言在過往經手的個案服務中,也曾受到病患或其家屬的言語攻擊,也曾遇過個案的家屬對照護的方法,有自己的一套見解,並要求照辦,從環抱的姿勢到沐浴的步驟,都有一定的SOP及要求,如果不依照流程走,還會被質疑專業性。
     
    曾經從事其他行業的劉寶羚說,雖然工作很辛苦,曾遇過棘手的個案、萌生厭煩的心態,但轉念一想,將其當作自己的父母,多跟他們聊天、溝通,瞭解他們的想法,照顧的時候就一點也不累了。
     
    學會照護技巧 真的不簡單
     
    「居服員不是傭人!」伊甸基金會特專吳淑慈指出,普遍大眾對居服員的刻板印象,還停留在早期看護、外傭照顧長者的錯誤印象,使得個案本身或其家屬,將居服員當作外傭指使,或是提出不合理照護要求。
     
    吳淑慈說,大眾也常把看護及居服員混為一談,居服員是受政府合格認可,就職前須先受90小時學科訓練、40小時實習課程,就職後,具社工、護理背景的督導員會定期與居服員開會,指導照護技巧。
     
    吳淑慈指出,照護並不如常人看來簡單,要有極大耐心與細心,專業居服員需具四大能力,包括護理、家事服務、膳食烹煮、人際溝通缺一不可。
     
    「家屬常用錯誤方式照護患者!」吳淑慈坦言,許多家屬都認為照護非常簡單,以讓一個臥床患者起身的動作為例,多數家屬都使用蠻力拉扯,有時造成病患手部拉傷,甚至是跌下床的狀況,但居服員則接受過專業訓練,能避免患者二度受傷。
     
    目前居服員年齡層多為中、高齡,且從事居服員的性別又以女性居多,因此也不時有性騷擾的事件發生。吳淑慈說,居服員遇到性騷擾時,會技巧性地迴避或是直接制止,通報督導後,進行評斷患者是否因身體局限,因手腳無力的無心觸碰,同時呼籲男性及青年們投入長照行列,能依照性別進行照護,減少不必要的困擾。
     
    臺灣人口老化數字持續攀升,但長期照護人力短缺的問題卻依舊無解。吳淑慈表示,以居家照服1小時為例,中央政府撥款200元費用,依規定照服員取得170元,委託機構取得剩餘的30元,但委託機構需負擔龐大的人事行政、督導教育等其他費用,使得許多長照單位根本入不敷出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Share |

  • Prev: [ 江蘇安老 ] 江蘇省《老年週報》試水社區連鎖文化養老專案
  • Next: [ 產業資訊 ] 舟車1.7萬公里 只為看癱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