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香港養老經驗可供內地借鑒

    作者: admin   来源:紫荊網   阅读:898   时间:2014-12-08

    香港人口老齡化問題,近年來逐漸嚴峻,現在香港65歲及以上的人口約占總人口的10%。預計到2016年,這個比率將升至13%;到2036年,更 將高達20%。這一問題在內地亦愈加突出,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億人左右,占總人口的14.3%,已達老齡社會的標準。香港與內地有不同的養老體 制,不但有遵循世界銀行建議而進行的 “三支柱”的養老模式,還有全面、周到的養老服務,力求在養老制度的“效率”與“公平”之間取得平衡,其中有些做法 值得內地借鑒。

    香港養老金三大“支柱”

    養老制度是由養老金、日常生活、醫療、安全、養老機構及權益保障等多方面組成的複雜體系,其中養老金是核心問題。香港現有的養老制度主要由3部分組 成,第一部分是由“綜援”(類似內地的居民最低生活保障)和高齡津貼(俗稱“生果金”)組成。這部分資金由政府財政統一支出,以現收現付模式進行。高齡津 貼分為“普通高齡津貼”和“高額高齡津貼”兩種,主要是為嚴重殘疾或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香港居民每月提供現金津貼。前者是針對65至69歲之間的低收入 長者;後者則是針對所有70歲以上的老人。高齡津貼要求申領者已成為香港居民最少7年;及申請日前連續居港最少1年; 而且沒有領取本計畫下的其他津貼或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,普通高齡津貼同時對於申領的老人資產有要求,兩種津貼的金額均為每月千餘元港幣。可見綜援和高齡津貼不但申領的要求多,且金額相對香港 的物價來說杯水車薪。在香港僅靠政府的援助津貼,很難養老,較易陷入晚年貧窮的境地。


    養老金的第二“支柱”統稱為“職業儲蓄”,也就是香港的“強制性公積金”和“職業退休計畫”,這是香港的兩大資金積累型的養老金體系,也是香港養老 金制度的核心。強積金帶有強制色彩,根據相關法律規定,任何18至65歲在職人士必須參加強積金計畫。標準為僱員每月收入的10%,其中5%由僱員繳納, 另外5%由僱主繳納。自僱人士供款標準為其收入的5%。僱員可自行選擇投資計畫,使用這筆錢進行投資,至65歲法定退休年齡時,僱員可一次性將累計收益及 多年來累積投入的本金一次性取出。“職業退休計畫”並非強制性措施,屬於僱主自願為僱員設立的職業退休保障計畫。強積金制度雖施行僅十餘年時間,但在香港 參與率很高,目前是香港養老金體系中的核心部分。
    香港養老金第三“支柱”是“個人儲蓄及家庭資助”,香港市場上有豐富的養老投資理財產品,在職人士擁有多種選擇為自己的養老投資。


    香港的養老金體系屬於現收現付制與累計基金制的混合制度,既建立了累計制的個人帳戶,又建立了社會養老金的公共統籌帳戶。香港的養老制度在 “公 平”及“效率”兩大核心問題上,均有自己的特色。老年人除需要必要的經濟能力外,因年老體弱,生活照顧上更需要有保障。居家養老、日托中心及機構養老是香 港養老的幾種模式,其中機構養老還分為多種院舍種類,針對不同情況的老人照護程度也不盡相同。一些低收入又需要照顧的孤寡老人,可以在養老院舍獲得政府資 助的宿位。除此之外,香港社會的養老産業亦較為發達,老年人在醫療、日常生活等方面均有較大優惠。

    香港養老制度不少做法值得借鑒

    內地養老金體系組成複雜,分為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和農村養老保險。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又由企業養老保險和機關事業單位退休制度構成,也就是所謂的“雙軌 制”。香港公務員早前實行“長俸制”,亦如內地的“雙軌制”,公務員享有極高的養老金保障。隨後香港政府進行兩次重大改革,現時所有公務員均參加強積金計 劃。內地未來可借鑒香港的經驗,建立由政府財政現收現付、職業儲蓄及個人儲蓄的 “三支柱”的養老保險模式,逐漸改革“雙軌制”,解決養老制度公平性不足 的問題。


    內地的養老保險因為投資效率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現收現付模式,這將面臨養老金出現巨大缺口的問題。內地養老金改革必須提高效率,逐步建立政府監管、專 業公司管理和第三方審核的全國統一的養老金投資體制,提高養老金的投資效率。這可以借鑒香港的強積金制度,為每個參保人建立一個獨立的養老保險基金帳戶, 帳戶中的資金交由私營的養老保險基金管理公司進行投資運作。只有當養老金管理公司經營不善宣佈破産時,政府才最終出面彌補資金缺口。
    逐步整合個人帳戶,令個人帳戶能夠在全國範圍內自由轉接,應是未來養老體制改革的方向之一。香港企業人員流動性較大,僱員往往一生要在多個企業任 職,不同的企業所選擇的強積金的公司亦不同,然而僱員卻無需為強積金的轉接而煩惱。因為香港的強積金帳戶以個人身份證為標識,並由政府統一管理,故僱員轉 換工作時轉接非常方便。爲內地有必要借鑒香港經驗,以身份證號碼設立統一的個人帳戶,並全國統籌,完善養老資金投資管理機制,逐步建立全國統一的養老保障 機制,實現個人帳戶全國自由轉接,同時方便人才的全國流動。


    內地養老服務機構由政府資助和民間私營兩部分組成。但近年來隨著老年人的逐漸增多,帶有社會保障性質的公立敬老院在多地均出現“一床難求”的狀況; 而私立敬老院高昂的收費,令低收入的老人完全無法負擔。這可以借鑒香港的經驗,一方面政府要加大公立養老機構的投入;另一方面,政府通過宏觀調控支持民間 養老服務機構,同時令民間機構參與社會保障服務。


    香港高度重視養老服務人員的專業化,有專門的《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》,其中對於養老服務的社工做出了詳細規定,當中要求只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的註冊人 員方可申請養老機構專業崗位。目前香港從事養老服務的人員約3萬人,其中專業社工約占50%。政策的監管確保了養老服務的品質,同時提高了養老服務專業人 員的地位。這一點目前內地做得不夠好,值得借鑒。

    香港養老體制的弊端

    香港的養老制度雖有優勢,但亦存在多種問題。正如有專家所述,“香港的養老福利政策相對健全,只是保障水準較低”。比如香港的強積金不具有社會保障 性質,更像是一個針對在職人士的強制儲蓄投資計畫,幫助在職勞動者為退休後的生活進行儲蓄和理財。但因其收益完全由個人的收入決定,同時風險亦要完全由個 人承擔,很多時候很難作為有力的養老保障。另外,強積金並非全民保障制度,一些非在職人士如家庭主婦便沒有強積金,且推行時間過短,仍有部分老人在退休時 可拿到的退休金很少或者根本沒有退休金,難以維繫生活及健康需求。


    醫療是養老體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,香港醫療費用高昂,但香港沒有社會保障性質的醫療保險,只能自行購買商業性質的醫療保險。雖然,政府會為老人發放 醫療券及有就診優惠的長者卡,各大公立醫院或福利性的醫療機構亦對老人有很高的優惠,但這些優惠或免費僅限於最基本的醫療服務,對於重病或是住院,不少開 支仍需自行負擔,這種種弊端都需要逐一解決。

     

    Share |

  • Prev: [ 香港安老 ] 張建宗:長者生活津貼紓困作用顯著
  • Next: [ 香港安老 ] 社會服務:香港經驗及啟示